xx软件免费

肯定的!关平安很是实诚点头。你没在家,你闺女我就安排得井井有条,何况是你已经回家坐镇。

山上的夏晚不似城里噪杂,也没有城里有那么多丰富多彩的夜生活,却适合围坐一团和乐融融的边烧烤边唠嗑。

说笑间,时间一眨眼就过了十点。关有寿见自己进来坐下到现在已经快接近两个小时,率先宣布消消食休息。

他要不提出,就他媳妇和孩子东扯一句西扯一句的,你就是给他们整宿时间,他们都能一直聊到日上三竿。

伴随炭火燃烧的劈啪声,齐景年用粘了蜂蜜水的小刷子往烤得滋滋作响的肉串上刷了两下,将之递给媳妇作为最后散场礼。

顺手接过的关平安很快一愣,随即轻笑出声,“留给我们来收拾就好。爹爹,娘,na我就不送你们回房了。”

送什么送?

我和你爹就住旁边。

说是收拾,其实还得是李婶和吉祥她们收尾,关有寿就没多言,示意还想转身和闺女说什么的媳妇跟上。

关天佑见状举手朝后挥了挥,随即推着他娘跟上爹。路上送父母回房时,趁着他娘与女佣说话之际,他拉了拉爹。

关有寿挑眉,转身又送儿子出门。

出了门,关天佑看了看周围,悄声问道,“爹,你已经订了机票?”

暖暖的少女

“就为了问这事儿?爹会安排好,”关有寿推了推停下脚步的儿子,示意他边走边说,“你确定好了专业没有?”

“大致上已经确定,不过最终还是要等到了那边再说。爹,我是想趁着这个好机会多进修个几年。”

关有寿摇头,眯眼望了眼前方,边回道:“爹懂你的意思,你还想等毕业要是能拿个什么双学位最好对吧?

爹建议你最好别考虑这些,太累,也没必要。你要对你自己先有一个定位。你的将来注定了你要当个决策人,而不是什么全能人才。”

关天佑点头。

“爹是计划先让你去深造个一两年时间,等你熟悉了某些游戏规则,就将家里的产业逐步交到你手上,这样说明白吧?”

“太快了。”他爹这么年轻,再干个二十年都没什么问题。借用妹妹的一句话,我还是个宝宝呢,你急啥?

你这突然的傻乐了个啥?

别以为天黑,你老子我眼神就不好使。

关有寿没好气地白了儿子一眼,“难不成你还想爹和你爷爷一样帮你管到老?你个不孝子,还真想你爹我困在里头?”

关天佑再也忍不住乐出声。

“傻小子一个。爹已经和你爷爷说好,等你这次出去,你爷爷就会专门派人待在你身边给你讲课,多学着点。”

“安安呢,不会撇开她吧?”

“她自然也要听课,不过侧重点还是在你身上。不管爹承不承认,在爹心里,你们兄妹俩人确实是不同的。”

一听这话,吓得关天佑顿时脸上笑容一僵。您可别又想着法子给儿子上套啊,你儿子我很累的。

“爹敢宠着惯着你妹妹,就是不敢惯你。为何?道理很简单,你是儿子。只要我儿子稳得住,我不怕后继无人,更不怕你护不住你妹妹。”

关天佑:“……”来了,来了,但是?

“当然,要是你妹妹自幼性子就霸道,总喜欢跟你明抢暗斗,爹也不可能惯着她。掰都掰不过来,哪还敢再惯她。”

那是当然。

关天佑瞄了瞄他老子的脸色,暗道怎么还没来个“但是”。这套路不对啊,难不成他还真猜错了。

“好在你们兄妹俩人自幼就懂事,一有什么好东西都恨不得全给对方。尤其是你,越来越成熟,越有长兄风范。

以前爹还担心你深陷富贵堆里会不会迷失方向,可如今?事实证明,我儿子的心性足够优秀,足以让爹一生无憾。”

夸了~

他爹夸他了~

“爹~”

关有寿拍了拍儿子的肩膀,继续漫步走着,“爹说这些不是想你感动,在爹心里你的份量并不比你妹妹轻。”

——你儿子我真没觉得你偏心。

“相反的,过去你妹妹好几次故意挡在你前面生怕你被人盯上时,爹还推了一把,何曾不是怕你遇到危险。”

“我知道的。”一直以来,不管是安安也好,是您也罢,你们都恨不得比别人快个十步早早将我护在后面。

你知道了还不快表示表示几句哄哄你老子开心?关有寿好想拍一下儿子脑袋,可这些话题不是总算转移了儿子注意力嘛。

算了。

姑且饶他一回。

关有寿停下了脚步,“要不要爹陪你进屋?”

啊?关天佑一怔之后立即摇头,“不用。爹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不然我娘见你还没出去又要出来找你了。”

“好好休息。”

“爹晚安。”关天佑挥了挥手,看着他老子转身往旁边那栋楼走去,一直看着他老子的身影进了院子。

他这才朝往里走,走着走着,快到门厅的台阶前,突然脚步一滞,随即“啪”的一声,一巴掌拍在自己额头上。

得!

说了半天,他爹根本就没回订了机票没有。亏他还想接下来再打听打听这次到底会不会玩分批出发。

“少爷,你这是?”

我说额头被蚊子叮了,你信不?失笑摇头的关天佑朝跑出去相迎的佣人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什么,快步进入门厅。

放好洗澡水的叶秀荷一出卫生间,刚回到了卧室就见着她男人进来一关上房门就笑眯眯地轻哼起小曲儿。

“儿子和你说什么了吗?”值得你送儿子出去进来的,心情还好到大半夜了不快去洗澡反而吊儿郎当地哼起不着调。

“没说什么,就几步的路能聊什么。我就是一想起咱们家孩子挺有意思的。冬天懒得烧烤,天气一热反而玩上了。

对了,我忘了跟你说件事。全婶(哑婆婆)那个小孙子过后会调到咱们儿子身边,你准备准备。”

过后自然是指等儿子在国外,走到梳妆台前面坐下的叶秀荷了然点头,可刚拿起护肤液瓶子的手却不由一滞。

“刚刚你是说你让我准备准备,我没听错吧?”

xs1234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